快捷搜索:  

形容走步的经典句子 形容走路时脚步轻盈的句子

Tips: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或下一篇

走起路来,飘飘欲仙,腾云驾雾,如释重负,脚底生风,腿生羽翼。

形容走步的经典句子 形容走路时脚步轻盈的句子

关于走步的句子

1、 我不太肯定我的方向,但是我希望自己能走的远一点。
2、 说走,就不要留,一直走,莫回头。
3、 跟着风走把孤独当自由
4、 年少时只管行走,这脚步就是永恒。
5、 走,漫无目的地走。能走到哪里,能寻到什么。走啊走,走不出命运,走不进人心。
6、 总有人说,遗忘过去才能 开始,而我始终背负着过去行走,疲惫 却依然不悔。
7、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能够真正的挽留,只要走过了,经历了,我们就不须此行
8、 你在这世间仓皇地行走, 不知如何行走何时回头。
9、 人啊,说着自己的梦想,谈那些不切实际的虚幻之物,用卑微的尊严来博取他人的认同,可怜,迷茫,不甘,也许吧。那种事情我才不知道呢。那么,活下去吧,黎明不一定见到太阳,雨水也不永远能见到阳光,但你会看见自己的路是如何更好的行走下去。
10、 时针指向凌晨 天际还处于朦胧的时刻 灵魂的感应触动了我 我背着包行走在路上 一个人 孤独和灵魂个相伴 —jackjin
11、 一个人不可怕,怕的是迷失。孤单可以习惯,空虚不能习惯。可以两手空空回家,但不能带着空虚的灵魂。 ——孙东纯 《迟到的间隔年》
12、 心在路上 灵魂在梦里

描写古代武功高强走步没声音的句子

《天龙八部》
  凌波微步——逍遥派   语出出于曹子建《洛神赋》:“休迅飞凫,飘忽若神,凌波微步,罗袜生尘。动无常则,若危若安。进止难期,若往若还。转眄流精,光润玉颜。含辞未吐,气若幽兰。华容婀娜,令我忘餐。”原意是形容洛神体态轻盈,浮动于水波之上,缓缓行走。在金庸先生武侠小说《天龙八部》中,将之形容为一种武功,其中“休迅飞凫,飘忽若神”及“动无常则,若危若安。进止难期,若往若还”可作为这种武功的注解。   梯云纵——武当派   武当的轻功绝技,堪称轻功中的轻功,其注重身法的轻灵,不以步法多变来迷惑对手,要旨是身形轻巧,高低进退自如。   踏雪无痕——天山派
  《鹿鼎记》
  神行百变——铁剑门   铁剑门的一种轻功《碧血剑》《鹿鼎记》里有记载。由铁剑门木桑创立,   后来又传给阿九(九难,长平公主),九难再传给韦小宝!
  《神雕侠侣》
  天罗地网势——古墓派   古墓派入门武学,为绵密无比的掌法。为杨过拜小龙女为师后,由其传授。更于其中修习绝顶轻功,飘逸轻灵,变化万方。   一苇渡江——达摩   草上飞、水上飘、飞檐走壁、燕子穿云纵、燕子三抄水、蜻蜓三点水
  游戏中的轻功
  在武侠世界中,各门各派武功招式各有不同,但都一定有轻功这一种类。因为轻功其内容博大精深,更蕴含着各门派的气功心法口诀,兼具配合招式完成攻防之势,打不过还可以逃跑,实乃境界最高的武学之一。各家武侠游戏厂商都竭尽全力在自家游戏中表达个人心中的轻功。飞檐走壁,踏水而行。
  韦一笑:灭绝师太何等神功,便是风吹草动,花飞叶落,也逃不过她的耳目,怎地人群中突然多了一人,直到此时才见?各人又惊又怒,早有两人手挺长剑,走到那人身旁,喝道:“是谁,弄什么鬼?” 猛听得呼的一声,静虚师太手中那柄拂尘,不知如何,竟尔笔直的向空中飞去,直飞上十余丈高,众人不自禁的抬头观看。 灭绝师太叫道:“静虚,留神!”话声甫落,只见那身穿青条袍子的男子已在数丈之外,正自飞步疾奔,静虚却被他横抱在双臂之中。静玄和另一名年长女弟子苏梦清各挺兵刃,提气追去。可是那人身法之快,直是匪夷所思,眼见万万追赶不上。 灭绝师太一声清啸,手执倚天宝剑,随后赶去。峨嵋掌门的身手果真与众不同,瞬息间已越过静玄、苏梦清两人,青光闪处,挺剑向那人背上刺出。但那人奔得快极,这一剑差了尺许,没能刺中。那人虽抱着静虚,但奔行之速,丝毫不逊于灭绝师太。他似乎有意炫耀功力,竟不远走,便绕着众人急兜圈子。灭绝师太连刺数剑,始终刺不到他身上。 此处虽是沙漠,但两人急奔飞跑,尘沙却不飞扬。峨嵋众弟子见静虚被那人擒住,便似死了一般,一动也不动,无不心惊。 灭绝师太冷冷的道:“此人吸人颈血,残忍狠毒,定是魔教四王之一的‘青翼蝠王’,早听说他轻功天下无双,果然是名不虚传,远胜于我。” 可是那青翼蝠王轻功之高,当真世上无双,手中虽抱着一个男子,殷梨亭等又那里追赶得上? 这一次韦一笑不再大兜圈子,径向西南方飘行。这人身法之快,实是匪夷所思。殷野王内力深厚,轻功了得,张无忌体内真气流转,更是越奔越快,但韦一笑快得更加厉害。眼见初时和他相距数丈,到后来变成十余丈、二十余丈、三十余丈……终于人影不见。 韦一笑疾冲而前,穿入众人之中,点了两名男弟子的穴道,抓住两人后领,猛地发脚,远远奔了出去,将两人摔在地下,随即又奔回原处。这几下兔起鹘落,快速无伦,冷笑一声,说道:“这位是当世武功第一、天下肝胆无双的奇男子,统率左右光明使、四大护教法王、五散人、五行旗、天地风雷四门的明教张教主,赶过峨嵋派下山,夺过灭绝师太手中倚天宝剑,以他这样人物也配出来问一声师太法名么?” 他这番话一口气说将出来,峨嵋群弟子尽皆骇然,眼见韦一笑适才露了这么一手匪夷所思的武功,无人再怀疑他的说话 韦一笑展开轻功,和他并肩而行。群豪答应之声未出,两人已到了少林寺外。这两人轻功之佳、奔驰之速,当世再无第三人及得上。 他正要挺身而出,喝阻四人,忽听得门外阴恻恻一声长笑,一个青色人影闪进殿来,这人身法如鬼如魅,如风如电,倏忽欺身到那魁梧汉子的身后,挥掌拍出。 张三丰听他说自称是‘明教张教主座下’,还道他也是赵敏一党,伸手击退四人,多半另有阴谋,当下冷冷的道:“韦先生不必多礼,久仰青翼蝠王轻功绝顶,世所罕有,今日一见,果是名不虚传。” 韦一笑忽然伸出手掌,在掌心吐了数口唾沫,伸手在鞋底擦了几下,哈哈大笑,众人正不知他捣甚么鬼,突然间青影一晃一闪。赵敏只觉自己左颊右颊上被一只手掌摸了一下,看韦一笑时,却已站在原地,只是手中多了两柄短刀,不知是从何人腰间掏来的。赵敏心念一动,知道不好,不敢伸手去摸自己脸颊,忙取手帕在脸上一擦,果见帕上黑黑的沾了不少泥污,显是韦一笑鞋底的污秽再混着唾沫,思之几欲作呕。只听韦一笑说道:“赵姑娘,你要毁了周姑娘的容貌,那也由得你。你如此心狠手辣,我姓韦的却放不过你。你今日在周姑娘脸上划一道伤痕,姓韦的加倍奉还,划伤两道。你划她两道,我划你四道。你断她一根手指,我断你两根。”说到这里,将手中两根短刀铮的一击,又道:“姓韦的说得出,做得到,青翼蝠王言出必践,生平没说过一句空话。你防得我一年半载,却防不得十年八年。你想派人杀我,未必追得上我。告辞了!”这“了”字一出口,早已人影不见,拍拍两响,两柄短刀飞插入柱。跟着“啊哟!”“啊!”两声呼叫,殿上两名番僧缓缓坐倒,手中手持长剑却不知如何已给韦一笑夺了去,同时身上也被点中了穴道。 韦一笑这几句话说得平平淡淡,但人人均知决非空言恫吓,眼见赵敏白里泛红、嫩若凝脂的粉颊之上,被韦一笑的污手抹上了几道黑印,倘若他手中先拿着短刀,赵敏的脸颊早就损毁了。这般来去如电、似鬼似魅的身法,确是再强能高手也防他不了,即令是张无忌,也是自愧不如。倘若长途竞走,张无忌当可以内力取胜,但在庭除廊庑之间,如此趋退若神,当真天下只此一人而已。 范遥跪下还拜,笑道:“韦蝠王轻功独步天下,神妙更胜当年,苦头陀昨晚大开眼界。” 谁也没想到有人会去绑架他的姬人,何况韦一笑来去如电,机警灵变,一进府便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韩姬架了来。 范遥咧嘴一笑,做个手势,叫他打发那人,心中却想:“韦蝠
  王栽赃栽得十分到家,把足印从王府引到了这里。” 韦一笑大喜,闪身抢到他身旁,低声道:“我到汝阳王府去放火。”张无忌点了点头,已明白他用意。自己这里只寥寥数人,要是急切间救不出六大派群豪,对方援兵定然越来越多,青翼蝠王到汝阳王府去一放火,众武士必是保护王爷要紧,实是个绝妙的调虎离山、釜底抽薪之计。只见韦一笑一条青色人影一晃,已自掠过高墙。 他大吃一惊,叫道:“小王爷,王府失火!咱们快去保护王爷要紧。”王保保关怀父亲安危,顾不得擒杀叛贼,忙道:“妹子,我先回府,你诸多小心!”不等赵敏答应,掉转马头,直冲出去。王保保这一走,十八金刚一齐跟去,王府武士也去了一大半。余下众武士见王府失火,谁也没想到只是韦一笑一人捣鬼,只道大批叛徒进攻王府,无不惊惶。 传功长老、执法长老等齐声叫道:“青翼蝠王韦一笑!”韦一笑从前少到中原,声名不响,但近年来在江湖上神出鬼没、大显身手,威名之盛,已颇不下于白眉鹰王。张无忌心下暗喜:“若非韦兄这等来无影、去无踪的轻功,原是难以戏弄得这掌棒龙头全无知觉。” 韦一笑知道教主要自己显示一下当世无双的轻功,好教少林群僧不敢小觑了明教中的人物,当下躬身应诺,接过名帖,身子并未站直,竟不转身,便即反弹而出,犹如一溜轻烟,相隔十余丈间,便飘到了三株松树之间,双掌一翻,将名帖送交渡厄。渡厄等三僧见他一晃之间,便即到了自己跟前,轻功之佳,实是从所未见,何况他是倒退反弹,那更是匪夷所思,不由得赞道:“好轻功!”少林群僧个个是识货的,登时采声雷动。 斜身一让,从一片长草上滑了过来,回到张无忌身旁。这一手“草上飞”的轻功虽非特异,但练到这般犹如凌虚飘行,那也是神乎其技的了。空闻、空智等均想:“此人轻功造诣如此地步,固是得了高人传授,但也出于天赋,看来他是生就异禀,旁人纵是苦练,也决计到不了这等境界。” 突然之间,群雄眼前一花,只见韦一笑已欺到了夏胄身前。他二人相隔十余丈,不知韦一笑如何在顷刻之间竟便一闪即至。韦一笑提起手来,劈劈啪啪四响,打了他四个耳光,手肘一伸,已撞中他小腹上的穴道。夏胄武功本来也非泛泛,韦一笑若凭真实功夫与他相斗,至少也得拆到五十招方能胜他,但韦一笑的轻身功夫实在太怪,如鬼如魅,攻了他个措手不及,夏胄待要招架,已然着了道儿。 群雄惊呼声中,明教木棚中又是一条白影窜出,身法虽不及韦一笑那么惊雷闪电一般,却也是疾逾奔马。那白影来到夏胄身前,一只布袋张了开来,兜头罩下,将他裹入布袋,往肩头一背,群雄这才看清,乃是个笑嘻嘻的僧人,正是布袋和尚说不得。

相关专题: 走步 形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