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秋水长天经典句子 语文优美句子 非常经典的,比较长一些的

Tips: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或下一篇

1、《霜花》 戴望舒

九月的霜花,十月的霜花,雾的娇女,开到我鬓边来。

装点着秋叶,你装点了单调的死,雾的娇女,来替我簪你素艳的花。

你还有珍珠的眼泪吗?

太阳已不复重燃死灰了。

我静观我鬓丝的零落,

于是我迎来你所装点的秋。

2、《江南草》 李季

菊花怒放的秋天,我第一次来到了江南。

虽然我来也匆匆,去又忙忙,但你的美丽却一千倍地超过了我的想象。

望着你那花团锦绣的城市,最美丽的画卷都失去了颜色;

漫步在风光明媚的水乡,就是传诵千古的绝吟也显得苍白。

你的美丽使我感到羞愧:词囊里竟找不到一个形容你的词藻。

人们说:“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”,天堂只不过是人们按照你的模样编织的幻想。

我知道秋日里还不能显出你的神奇美妙,我见到的也只是你那千里花香中的一棵草。

3、《想念冬天》姜自华

其实冬天很优美,

树林干净简洁,

阳光随处设置营寨,

山前山后儿童嘻戏的身影,

也让人联想起藤架下,

长长丝瓜的姿态。

打盹的老者阳光下,

忘记设置岗哨,

此刻你潜进内河,

捕捉于跳动浪尖上的忧伤,

而我的河床枯干龟裂。

深入他祖辈的血液

4、《再别康桥》徐志摩

轻轻的我走了,
正如我轻轻的来;
我轻轻的招手,
作别西天的云彩。

那河畔的金柳,
是夕阳中的新娘;
波光里的艳影,
在我的心头荡漾。

软泥上的青荇,
油油的在水底招摇;
在康河的柔波里,
我甘心做一条水草!

那榆荫下的一潭,
不是清泉,是天上虹;
揉碎在浮藻间,
沉淀着彩虹似的梦。

秋水长天经典句子 语文优美句子 非常经典的,比较长一些的

选出填入括号处排列最恰当的一组句子 [ ]   落霞孤鹜,秋水长天,是自然之美;忧国忧民

B

求赏析句子,最好150句

诚信是人最美丽的外套,是心灵最圣洁的鲜花
诚信是你价格不菲的鞋子,踏遍千山万水,质量也应永恒不变。
诚信像一面镜子,一旦打破,你的人格就会出现裂痕。
诚信是道路,随着开拓者的脚步延伸;诚信是智慧,随着博学者的求索积累;诚信是成功,随着奋进者的拼搏临近;诚信是财富的种子,只要你诚心种下,就能找到打开金库的钥匙。
诚信是做人之根本,立业之基。
创起诚信校园,树起诚信学风,成为诚信学子。
诚信为本,学做真人。
诚信为荣,失信可耻。
最大限度的诚实是最好的处事之道。
老师的一席话,在我的心窝里添了一把火,浑身都烧得热乎乎的。
老校长的每一句话都打动着在场人的心弦,它像惊雷,把人震醒;它像强心剂,使人振奋;它像补药,壮人气力;它像火光,暖人心窝!
老师的亲切话语像那清澈的泉水,滋润着我的心田。
老师的告诫是让我不断进步,像芝麻开花一样一节更比一节高。
老师的这些话,句句打在他的心坎上,仿佛是一场春雨,洒落在一块久旱的田地里,很快渗透了下去。
他讲起话来多有劲呀,每一句都像小锤一样敲在我的心上。
她的话儿不多,分量却很重,话语里的每个字,都拨响了同学们的心弦
她就像一部永不生锈的播种机,不断地在孩子们的心田里播下理想和知识的种子。
老师的谆谆教诲,像一股暖流,流进她那早已枯竭的心田。
她大发脾气道:“你一个女孩子,不是我看轻你,用秤称一称能有几两重!”
犹如把一件丢掉的珍宝找到手,他亮起眼睛,一连喊了三声“好!好!好!”
“这这这……”他突然江郎才尽,心慌意乱,舌根子发短了。
老人说到这里,忽然停住,犹如那被弹得过急的弦儿,突然崩断。
你别在我这儿啄木鸟翻跟头,耍花屁股。
俗话说:有爱孙猴儿的,就有爱猪八戒的。林子大了,啥鸟都有。
“常言道:‘男儿有泪不轻弹。’你是堂堂的军官,哭得像个娘儿们,不害羞?”
你真是鬼拜花堂枣死作乐。都这阵了,还满不在乎。
咱们是小药铺,存不住你这根大人参。
她这人是属手电筒的,光照人家不照自己。
他用鼻孔哼一声,说:“你是吹糖人儿的出身,口气怪大的。”
她嘴里咕哝着:“跳蚤不大,非要顶起被子来不可!”
他一听,忽然哈哈大笑起来,嘲讽地说:“哼,真是高山打鼓枣响(想)得不低”
他强压怒火说:“你小子老鼠舔猫鼻子枣胆子不小!”
他今天居然也动手干家务活了,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啦!
啧!啧!啧!你说得比唱的还好听。
你有多大本事,敢口出狂言?真是洗脸盆里扎猛子枣不知深浅!
他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老王,你吃炸药啦?喊什么?”
一大串话噼里啪啦像连珠炮从她嘴里甩出来,连气都不喘一口。
她红嘴白牙地向我表功,好大的口气,也不怕风吹倒了牙。
芝麻粒儿大的事儿,给他一吹,就会有天那么大。
这真是狗赶鸭子,呱呱叫啊!
他的话像一口敲响了的铜钟,“当啷啷”响在了我的心坎。
他们俩也很想弄个明白,但大权没在手,干着急,只是狗咬刺猬枣没处下嘴。
这句话就像钩子似的钩住了大家的心弦,算是说到了大家的心坎上了。
这话不软不硬,恰似一根藤条儿,打在他心上。
这些话虽然骂得很轻,却像重锤一般砸在我的心上。
妈妈这句话,像一根火柴,点燃了我心中的希望。
老师的话,如同阳光温暖着我的心。
这姑娘的话如同大地渗出的泉水,清清亮亮,自自然然,没有泡沫,也没有喧哗。
这家伙的话像一股冷风,吹得我心里寒嗖嗖的,牙齿咯咯打颤。
那姑娘的话,钢针似的刺进我的心窝儿。
他这几句话说得重极了,好像掉在地上都能把地砸个坑。
他从来没说过这么多话,今天就像黄河决了口,简直什么也拦挡不住了。
她一个字一个字地、慢慢儿地说着,好像吐出一个字,就有百斤沉重。
她的话条理分明,而且连数字也似一串串珍珠,从口中滚滚而出。
他的话越说越快、越脆,像一挂小炮似的连连地响。
她像机关枪连发一样,非常干脆地一阵讲完了。
他那严肃的口吻,就像在战场上下达命令。
他平时话不多,说起来总是慢腾腾的,像钉子钉(dìng)在木板上似的,一句是一句,没有废话。
他话匣子一开,活像自来水龙头,一拧开就哗哗往外流水。
他的话就像抽不完的蚕丝,越说越多。
这个女人生性泼辣,嘴碴子厉害,她能将一根稻草讲成金条。
她说起话来唧唧呱呱,一串一串的,像只巧嘴八哥。
小姑娘一经鼓励,又活跃起来了,她那花朵般的小嘴巴蛮伶俐,又呱呱地说开了。
这人的嘴巴好像没有笼头的野马,不知道他扯到哪里去了。
好家伙,我简直是把他的话篓子都推翻了呢,他说个没完没了的。
话一说起来,可就像个线团子似的,老长老长的了。
这女人像响嘴鸭子似的,整天呱呱啦啦!
她这嘴简直就是老太太纺纱,扯起来就没完没了。
她嘴上没把门的,肚子里有什么就揣什么。
她说起话来噼里啪啦,节奏很快,快人快语快性子。
他生性寡言,不善辞令,可一旦敞开语言的闸门,就有股撞倒南墙不回头的气势
他说起话来,像炮筒子一样冲,全是火药味儿。
他说话直来直去,从不拐弯,发起脾气来,一句话能把人砸个跟头。
他嘴里像含着一个热鸡蛋,说话慢吞吞的。
这几句话从她那刀片一样的嘴唇中间吐出来,字字好像带着刀刃。
只要不开口,神仙难下手。如今不管我怎么问,他只回答一句“不知道”。
他很少说话,即使说话,也精选每一个字,好像在草拟电报稿。
我想把那件不幸的事告诉他,可是那些话凝成了冰,重重地堆在肚子里吐不出。
一板眼地说
说得津津有味一
打开天窗说亮话
从牙缝里冷冰冰抛出几个字
说起话来嘎崩利落脆
不高兴地嘟嘟哝哝着
满面春风地笑着说
“别扯淡,一个人能破案?那是大伙干的事,算我的?亏心。”
一个大雨倾盆的日子,李高令收车回返,途中看见有个解放军战士在人行道上冒雨奔跑。这个战士不带雨具,不去坐车,是不是有什么难处?心念一动,他驱车追了上去。“同志,你跑什么?”“回部队。”
归途中,我又和那位椒江来的女作家“狭路相逢”。
罗有礼爱兵,他上任后干的一件事就是吃了一百个连队的饭,他常常在开饭时出其不意地袭击某个连队,饭后,他丢给小连长两句幽默的评语:“你们连的汤啊,鸡蛋得用显微镜找,馒头能打坦克。”
七月,透蓝的天空,悬着火球似的太阳,云彩好似被太阳烧化了,也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春天随着落花走了,夏天披着一身的绿叶儿在暖风里蹦跳着走来了。
初夏的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,地上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。
风儿带着微微的暖意吹着,时时送来布谷鸟的叫声,它在告诉我们:“春已归去。”
青草、芦苇和红的、白的、紫的野花,被高悬在天空的一轮火热的太阳蒸晒着,空气里充满了甜醉的气息。
初夏时节,各色野花都开了,红的、紫的、粉的、黄的,像绣在一块绿色大地毯上的灿烂斑点;成群的蜜蜂在花从中忙碌着,吸着花蕊,辛勤地飞来飞去。
盛夏,天热得连蜻蜓都只敢贴着树荫处飞,好像怕阳光伤了自己的翅膀。
空中没有一片云,没有一点风,头顶上一轮烈日,所有的树木都没精打采地、懒洋洋地站在那里。
七月盛夏,瓦蓝瓦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,火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,河里的水烫手,地里的土冒烟。
烈日当空,道路两旁,成熟的谷物在热得弯下腰,低着头。蚱蜢多得像草叶,再小麦和黑麦地里,在小麦和黑麦地里,在岸边的芦苇丛中,发出微弱而嘈杂的鸣声。
太阳像个老大老大的火球,光线灼人,公路被烈日烤得发烫,脚踏下去一步一串白烟。
天气闷热得要命,一丝风也没有稠乎乎的空气好像凝住了。
整个城市像烧透了的砖窑,使人喘不过气来。狗趴在地上吐出鲜红的舌头,骡马的鼻孔张得特别大。
炽热的火伞高张在空中,热得河里的鱼不敢露出水面,鸟也不敢飞出山林,就是村中的狗也只是伸长舌头喘个不休。
那天,天热得发了狂。太阳刚一出来,地上已经着了火,一些似云非云、似雾非雾的灰气,低低地浮在空中,使人觉得憋气。
那是一个久旱不雨的夏天,炎热的太阳烤得田里的老泥鳅都翻白了,村边的小溪,溪水一下低了几寸,那些露在水面的石头,陡地变大了。
小鸟不知躲匿到什么地方去了;草木都垂头丧气,像是奄奄等毙;只有那知了,不住地在枝头发出破碎的高叫;真是破锣碎鼓在替烈日呐喊助威!
街上的柳树像病了似的,叶子挂着尘土在枝上打着卷,枝条一动也不动。马路上发着白光,小摊贩不敢吆喝,商店门口的有机玻璃招牌,也似乎给晒化了。
好句

★一江绿水,隔着东窗把人面、台布、新换的淡色衣服……都抹上了一层淡淡的绿影。

★湖畔全是草土,由于湖水的滋润,益发显得鲜艳。

★湖水清澈,风平浪静,老远就可看到礁石在水下闪闪发亮,晶莹斑斓。

★泉的四周是一片短短的、天鹅绒似的青草地,太阳的光线几乎从来不曾照到它的清凉的银色的水面。

★那时崩渤大作,震耳欲聋,玉花飞溅,蒙目如眯,我全身濡湿,衣履俱透。原来我们正站在美国瀑布的下面。

★当凉风习习低拂过水面的时候,水上顿时会出现一条瞬间即逝的狭长的银色薄箔。

★清水从博格达峰飞泻而下,滚滚地流到天山脚下,大渠像一枝箭似的直射向大地。

好段

★沿河两岸连山皆深碧一色,山头常戴了点白雪,河水则清明如玉。在这样一条河水里旅行,望着水光山色,体会水手们在工作上与饮食上的勇敢处,使我在寂寞里不由得不常作微笑!
金丝猴一跳,那金灿灿的长毛便跟着一摆,像根根金丝在飘拂,怪不得叫它们金丝猴呢。金丝猴的头上长着两只黑耳朵,像两片刚摘下来的木耳。
瓢虫的腿很短,沿着植物的茎秆爬得很快,活像个小坦克,所以有人叫它“花坦克”。瓢虫又名“花大姐”,它背部橙红色,还镶有几粒、十几粒黑色斑点,灼灼发光,耀眼夺目。
马路两旁树上的蝉儿,吱呀吱呀地乱唱瞎叫,使人于焦急中又增加几分烦躁。
连蝉的鸣声都没有,这夏的歌手,这不知疲倦的、摩擦腹部两块褐黄色的薄片,全身颤动着发声的昆虫,难道也被酷暑吓退了?
蚕织成了一个椭圆形的茧,就像一座没有门窗的小房子,蚕就安安稳稳地睡在茧里。
蚕它要求人的仅仅是几片桑叶,贡献给人们的却是精美的丝,蚕的品质多高尚啊!
这些蝴蝶翅膀的背面是嫩绿色,停在地面就像一片绿草,翅膀的正面却是金黄色,上面带着一些花纹,飞动时就像是朵朵金花。
这只奇异的蝴蝶,远远看去像倒挂在树上的一片枯叶,要是你伸手去摘那片树叶,它却飞了起来。
在草坪中央几方丈的地面上,聚集着数不清的蝴蝶,仿佛是一座五色缤纷的花坛。
蝴蝶的嘴巴也很别致,样子像钟表的发条,平时卷着,要用才伸直插进花心里去吸里面的蜜汁。
蝴蝶,令人赞美它是“会飞的花朵”,在大自然中,如花似蝶,是美好的比喻。
蜻蜓的脑袋圆圆的,脑袋上长着一对突出的、绿宝石似的大眼睛和一张铁钳似的嘴巴。
在天要下雨的时候,蜻蜓成群结队地飞在低空,飘飘洒洒,玻璃般透明的翅膀鼓动着,像一架架轻盈的小飞机。
蜻蜓又有它的飞行特技,它忽上忽下,忽快忽慢,能滑翔、会点水,翅膀稍一抖动,就能来个急转弯。
偶尔有一只红色的蜻蜓,它像小小的鲜艳的火苗,在空中流动。
刚刚从幼虫羽化的蜻蜒,那叠在一起的翅膀,像撑雨伞一样,一下子就全部伸展开来。
几百只马蜂,拉开散兵线似的,成半月形护卫着它们巢穴的洞口。
一群蜜蜂像云朵般地聚集在香气四溢的花丛里,尽情吮吸着大自然的结晶。
这些蜜蜂从一朵花飞向另一朵花,忽上忽下,来回穿梭,嘤嘤嗡嗡,不停地歌唱。在明媚的阳光下,宛如金星飞溅,令人叹为观止。
“嗡嗡嗡”,一群小蜜蜂飞来了,它们挎着小花篮,从这朵花飞到那朵花上,忙着采集花粉。
千万只蜜蜂在蜂箱前飞动,嗡嗡声好像许多小小的发动机。
小蜜蜂是一个高明的建筑师,它建造的正六角形小房子,像一座座精致的小别墅。
小蜜蜂是一位勤劳的酿造师,它把跑尽千里路,博采万朵花得来的花粉,精心酿成甜甜的花蜜,贡献给人类。
蜜蜂是在酿蜜,又是在酿造生活;不是为自己,而是在为人类酿造最甜的生活。
一群群金色的蜜蜂,像一片片金色的云,铺天盖地地向百花盛开的苜蓿地扑去。
雌蚊吸饱了血后好像一架重量超载的小飞机,飞得十分吃力,只好沿着墙壁逐渐往下飞,然后找一个阴暗潮湿的角落里躲藏起来,不吃也不动。
这只又大又黑的蚊子,爬在墙上,就像甩在墙上的一个墨点。
天黑下来了,蚊子们开始了歌唱,哼哼哼……就好像初学二胡的人拉出的调子,单调乏味。
苍蝇无处不飞,那嗡嗡嗡的声音就好像恶人的谗(chán)言,令人憎恶。
苍蝇也有一套飞行技能,它起飞时突然有力,起飞后还会把6只腿紧紧地贴在腹下,就像飞机收起着地使用的起落架。
你别看蜘蛛的样子笨重,当它沿着一根细长柔软的丝爬行时,恐怕比杂技演员走钢丝还要灵巧呢。
蜘蛛像荡秋千一样在两根树枝间往来几次,从它尾部出现了一条又一条晶亮的细丝,最后终于又织成了一张椭圆形的蛛网。
蜘蛛结网十分精巧,它总是先织纵的,再织横的,从内到外一圈一圈地织,多数织成八角形,好像布下了“八卦阵”。
“小小诸葛亮,独坐中军帐,摆下八卦阵,要捉飞来将!”
蟋蟀那不大的小嘴中却有两颗老虎钳般的大白牙。
时断时续的蛐蟥儿叫声像阵阵优美动听的小夜曲。
躲在花园里的蟋蟀和青蛙开始奏鸣起来,交织成一首高低音混合的乐曲。
小蚂蚁穿着黑衣服,身子像个大冒号,头顶长着两个灵敏的触角,一对眼睛又黑又亮。
螳螂的眼睛上似乎戴着副圆圆的眼镜,看来倒有点学者风度。
螳螂是肚大腰圆、行动缓慢的昆虫。它的一对前足,犹如刀斧手高举的大刀,所以有些地区也称它为“刀螂”。
蝈蝈儿发声的时候,两只翅膀就又开又合,翅膀一振动就发出了悦耳动听的声音,像一个歌唱家。
蝈蝈儿的嘴边有两颗像钳子似的牙齿,吃食物的时候,它就用这钳子一夹,食物就碎了。蝈蝈儿们扇动着背上的鞍翅,得得叫个不停,像个不大不小的乐班,合奏着一支悦耳的曲儿。
蝈蝈儿、蟋蟀、油葫芦,一声声、一阵阵、一片片,远远近近,组成一部宏大的秋天交响乐。
萤火虫在夜色中游动,像在寻找白天遗失的梦。
天空缀着宝石似的星星;朦朦胧胧的田野上,无数只萤火虫一闪一闪地飞往田头地角,宛如一串串、一排排彩灯,织成无数条纵横交错的彩带。
萤火虫成群地在夜空中飞翔,像星的河流,灯的长阵。
大地像一块巨大的黑布,四处飞的流萤闪着银光,像镶在布上的银线。
那空场上,像火星儿似的纷纷扬扬飞着的点点流萤,曾经引起我多少童心的好奇、欢乐和陶醉啊!
夏天的夜晚,树阴下,草丛上,一只只萤火虫带着黄绿色的闪光飞来飞去,犹如一盏盏天然“小灯笼。”
萤火虫三三俩俩,忽前忽后,时高时低,那么轻悄、飘忽,好像一些看不见的小精灵提着绿幽幽的灯笼,飞来飞去。
红鲤鱼宛如一块块红绸在水面上下舞动。
这鲤鱼,背墨黑墨黑,像盔甲,嘴儿一张一张像龙的嘴巴,尾一扇一扇像船桨。
金翅鱼像好胜的跳水姑娘,不时拍动浪花,跃向空中。
那一条条大金鱼聚拢在一起,追啄食物,多像盛开在池中的朵朵大菊花呀!
这条金鱼的身体是红色的,一条薄纱般的大尾巴布满了红色的花纹,远处看,就像一团红艳艳的大绒球。
金鱼大大的尾巴,像彩绸一样,鼓鼓的眼睛,仿佛能看懂一切似的。
那金鱼的眼睛在不停地眨动,就像夜晚天空中闪光的星星。
簇拥上来抢食的鱼群,就像一朵五彩锦簇般的大花忽地盛开了。
戏水的鱼群在水面上闪烁着点点银光,宛若夏天晴空中点缀的繁星。
只见飞鱼纷纷跃出水面,挺着苗条的身躯,好像轻盈的银燕,飞落在远远的波涛中;碧波万顷的海面上,有如万朵银花迸发,此起彼落,瑰丽异常。
海洋中的鲨鱼就像陆地上的猛虎、人间的强盗一样,专门以吞食弱者为生。
鲨鱼十分凶猛,能一下子吞掉几十条小鱼,吃起小鱼来,犹如风卷残云一般。
在碧蓝的大洋面上,常可见到鲸呼气时喷出的一股股白色雾柱,有的高达十余米,酷似节日的焰火,又像缕缕喷泉,十分壮观。
这是多么巨大的一条鲸呀!它露出水面的脊背,就像是一个岛,它喷出的水柱,就有好几丈高。
鲸浮出水面时,排出的气体把海水喷射出海面,同时伴随着巨大的声响,很像小火车的汽笛声。
动物园有一个不大的水池,里面养着两条鳄鱼。它们伏在浅水处,水面上只露着像一截老树皮似的脊背,整天一动不动。
鳄鱼无论在岸上或在水里,常常是几个小时呆在一个地方,纹丝不动,看上去犹如一段枯木。
螃蟹,它那硬邦邦的身子,活像穿了一身盔甲;一对粗壮的蟹钳,似乎摆起“拳击”的架势;8条尖锐的硬爪,好像一把把利剑,随时准备着搏斗;走起路来总是横着爬行,有点“横行霸道”的样子。
这只螃蟹披着一身青紫色的盔甲,舞着一对“大刀”,圆鼓鼓的眼珠子直瞪着,简直就是一个八面威风的大将军。
螃蟹的背上驮着一个硬邦邦的大壳,壳的两旁各龇出3个小尖叉,就像京剧里武将背上插的小旗儿,显得那么威风。
螃蟹走起路来与众不同,满地乱爬,神气十足,活像个横冲直撞的醉汉。
刚孵化的虾动作轻盈,上下左右游来游去,给人一种急匆匆的感觉。
只见龙虾的身体像圆锥形,那三角形的头上,长着一双像灯泡似的眼睛,那两只像变形金刚沙克巨人的手,左右摆动非常吓人。
大龙虾那两根须又细又长,身上披着紫色的盔甲,只要你一碰它,它就举起钳子,拉开进攻的架势,好像要打一套什么虾拳似的。
你瞧这只大龙虾,橘红色的身子弯曲着,嘴上长着3对长须,真像个驼背的老人。
在海藻繁茂的海底,生活着一种像黄瓜样的动物。它们披着褐黑色或苍绿色的外衣,身上长着许多突出的肉刺,这就是海中的“人参”枣海参。
夏秋季节,在海上平静的碧波中,常会看到晶莹透明、身披轻纱,好像一个降落伞那样的浮游动物,这就是海蜇。
海蜇的外形像一把雨伞,也可以说像一朵连根拔起的大蘑菇。
海狮像个熟练的杂技演员一样,用鼻尖接住飞来的水球,然后噗地一下把球弹向空中,球落下来又不偏不倚恰好落在鼻子上 ,这样连续几次,仿佛鼻子生有吸力一样。
海象的身体短胖,当爬上陆地或冰面上时,就像一个很大的肉布袋。
海象常常成群地爬到冰上睡觉,就像出征的士兵一个挨一个露营在野外一样。
海象为了保证集体睡眠的安全,总要派出值班的海象站岗放哨,到了一定时间,第二个值班者又会起来换班,非常有趣。
青蛙喜欢生活在水沟、池塘、小溪、水田、沼泽地带。它们有两条长而强壮的后肢,能跳过20倍于身长的距离,是有名的跳远“冠军”。
这只青蛙,两只大眼睛,像两颗晶莹透明的玻璃球,鼓得高高的,一眨一眨,可机灵了。青蛙一下水,就欢快地游起来。它的长蹼的后腿向后一划,“唰”地一下,就窜出好远,看上去真像个游泳健将。
水田里,青蛙在热烈地争鸣,像是开着一个热闹的音乐会。
那只青蛙两条后腿一蹬,一纵身,敏捷地将后腿一蜷,跳起老高,舌头一伸,就像吸尘器一样把飞虫吸住了。
满天红云,满海金波,红日像一炉沸腾的钢水,喷薄而出,金光耀眼。
早晨,太阳像个刚出门的新媳妇,羞答答地露出半个脸来。

相关专题: 长天 秋水